“我打车从不敢坐副驾驶”_东营公开课培训新闻_东营学徒网

“我打车从不敢坐副驾驶”

2018-07-25学途网
 

既然这个社会没办法教坏人做好人,那么我们只好先学会保护自己。

 

今天朋友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声音几乎是颤抖的。她说她打车的时候被司机骚扰了。她当时正要去上班,眼看着可能会迟到,就顺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自然而然地坐到了副驾驶。

上车还没几分钟司机就开始攀谈,说到职业的时候,司机饶有深意地说:“现在的人啊,久坐就容易积劳成疾。”朋友是白领,平时就是朝九晚五坐在办公室,听到“久坐成疾”自然而然就接了一句:“是啊,我上班这两年就开始觉得颈椎和腰总疼。”

结果司机突然把手伸到了朋友衣服里,摸她的腰说:“我从小中医世家,可以帮你看看是不是腰有问题。”

朋友说她当时根本没有思考的能力了,只是应激地恶狠狠地甩开了司机的手,没想到司机并不慌张,反而笑着说:“你慌什么,我不过就是想想帮帮你。”

朋友说听完这句她真的已经开始发抖了,车仍然在行驶她也不敢做什么,等到红绿灯的时候她顾不得多想逃下了车,根本顾不得车来车往,小跑了一会才敢停下来给我打电话。

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她声音是颤抖的,我赶到地方的时候她也没有平静下来,我先让她打电话请了假,又安慰她很久她才稍有平静,不过因为当时太紧张,她也没有记得出租车的车牌号。

虽然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但这种事也够恶心半年。

 

性骚扰、性侵害,其实潜伏在每个女孩子身边。

有些人可能会以为,性侵别人的罪犯只会是一些三教九流的人,女孩子只要远离低层次的人就会相对安全。

其实不然。

今年年初,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女博士罗茜茜实名举报12年前被副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

近日,北京大学社会系95级校友李悠悠发文谴责原北大教授沈阳20年前对学生高岩性侵,并最终导致其自杀。


学术、高等教育,这两个宛如天然屏障的遮羞布就这么突然在众人眼前被扯下。

最可怕的是,当一个厨房里发现蟑螂时,意味着看不见的角落里藏着上百只。

 

可能有人会问了,你说性侵、性骚扰这么普遍,那你遭受过性骚扰没有?

我没有。

但这意味这女生遭受性骚扰只是小概率事件吗?或者意味着我比别人幸运吗?我认为不是的。


从我18岁一个人去北京上大学开始,我只要打车,一定不坐在副驾驶,每次打车之前一定会把车牌号发给我约的人,告诉对方我还有大概多久到,而且一定是语音说给对方听,也说给司机听。

我打车的时候不管多累都不会睡着,到我不认识的城市的时候我会全程开着导航,并且让司机听到我的导航语音。

路上遇到攀谈的司机,我会礼貌性地接话,但是绝不会透露任何个人信息,我不希望我有任何信息能给到别人任何判断。

我不会一个人走夜路,就算有迫不得已的情况也会非常小心翼翼,观察周围;并且会给男朋友打电话,全程接通。


可能很多人看到这里觉得我有点草木皆兵,但我不这样认为。即便一个人遭受伤害或者意外的风险只有十万分之一,那么这十万分之一的概率都是致命的,足以摧毁生活的。所以即便是十万分之一的风险,我都不敢承担。

[ 公开课培训 ]   18913820670

学徒·精彩推荐

学徒·培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