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贫穷的家庭,富养了女儿_南京父母亲子教育培训新闻_南京学徒网

最怕贫穷的家庭,富养了女儿

2018-07-24学途网


助理有个女同学,乍一看朋友圈就是个富二代,从头到脚的名牌,昂贵美妆的安利,无比细致的消遣日常,一双大眼睛里,除了美瞳,就是不配年龄的物欲。

 

见过一些富二代同学,一餐三千和我们买瓶可乐一样自然,我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人各有斤两。

 

和助理聊,却惊讶得知,“这是一个父亲月薪四千,母亲下岗多年的女同学。”

 

一时间觉得那好让我心痛。

 

父亲给我买过一个手机,在2004年,飞利浦滑盖彩屏的,那是我的第一部通讯工具,让我成为了为数不多拥有手机的初中生,可以在下课时假装不经意地掏出来,“呦,这是谁呀?又给我发短信了。”又或者假装和拿着“小灵通”的谁轻描淡写地比较,“我才知道我这个手机还会发这么好看的表情耶!”

 

那个年龄的我是虚荣的,读进了当地有名的学校,成绩好还不够让人羡慕,放学时停在校门口的轿车,接到一个又一个白白净净的初中生,那是来自另一个阶级的小孩,他们的鞋子上有明晃晃的耐克标。我羡慕那样的人。

 

是二线城市再普通不过的家庭,刚刚到了温饱的及格线,父亲一直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母亲待业在家,对金钱的任何细节都是苛刻的。

 

可那个年龄的我,希望别人眼中的我,是另一个样子,放学时我故意走远路,绕进破败的楼房,我小心翼翼掩盖着什么;买的第一双耐克鞋,连价签都保留在鞋子里,有人问起“我没见过这双噢”,我便惊恐翻出价签给人看;而那一部手机,让我炫了又炫,炫没了父亲的烟钱,打乱了母亲的账本。

 

父母的教育非常传统,盼我一心一意读书,爬出这个阶层的牢笼,他们时常争吵,绝大多数是因为金钱的来去,哪里的小贩缺斤少两,这个月电费比上个月多了几块,如果孩子考不上好高中找人要多花多少钱……我听着这些长大,不会是不懂事的。我是敏感和沉默的,不算是富养长大的孩子,没有养成小公主的性格,但是我最最亲爱的父亲母亲,他们“苦了什么都没苦了我”。

 

十几年前读书,孩子们不如现在势力,没有耐克鞋也不会被一整个班级排挤。到了大学时我才开始惊讶女生的消费力,原来可以那么地不同。

 

有人每个月生活费四百,有人一件衣服上千块,有人顿顿馒头配咸菜,有人天天花半个小时拆快递。有一次开学返校,我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中年男子,他问及我的学校,而后说“不介意我说吧?你们学校的风气很不好。”

 

我吃惊,而后听到解释,校园外每天下午那一排的豪车,接到的是身姿窈窕的姑娘们,那是通向另一个阶层的台阶,她们钻进车里,露出包包上明显的标志,那是宣誓,亦是个价码。

 

回到学校后一双眼睛才学会辨认,哦哦哦,那是宝马,那是奔驰。为什么最怕贫穷的家庭却富养了女儿?因为她太习惯备受瞩目的关注,总是会为虚荣找到一条途径。

 

而那亦不如现在攀比的风气,看看新闻,多少贫穷家庭的姑娘不顾一切地抓紧裸贷后的虚荣,太迅速拥有一层光鲜的外衣,能让同龄人的羡慕补偿自己对家境的自卑,听信着“年轻时就该对自己好一点”,理直气壮地享受着父母或他人的接济,再或者是什么黑暗的渠道。

 

而最为可怕的是,有人以为这就是“更好的生活”,以为这一刻就是永远,以为全世界只有自己的开心最重要,殊不知家人为此付出的代价。

 

出国那一年,母亲和姨妈偷偷抹眼泪,恨自己不能让我的未来洒脱一点。父亲不悦,“我们那个年代有什么?还不是赤手空拳地斗!”

 

感谢父亲让我的灵魂中有很多男性精神。我有极大的野心。笨,但能吃很多苦,慢,但非常认真,一无所有,但努力虔诚。失败能怎样?孤独能怎样?没有很好的家境又怎样?就算回到一无所有的境遇里,再为自己煮一锅饭,然后轰轰烈烈地投身于另一次开始,这生活也是热切而充满希望的。

 

女孩要有野心,但那不等同于物欲,我至今都认为,物欲是很低级的野心。它很好,让人肾上腺激素暴涨,能给你三天到半个月的快乐,但不足以支撑谁去追求一个远大理想。

 

五年前有人对我说,“车太破了,哪像女孩子开的。”三年前有人说,“你得买个LV那种像样的包。”一年前有人对我说,“呃,其实做这行呢,要穿得好一些。”

 

我到现在也没有精力去想这些事,心里装着太多更重要的东西,只求坚持物质的品质,不愿成为物质的奴隶。

 

有人说,“你没有是你买不起。”

 

不同的是思维方式吧,拼成这样的人怎会越过越差劲?

 

和从前那个寒酸的小姑娘相比,值得庆幸的是,现在的我有能力买辆好点的车,挎上最新款的LV,也能穿着一身名牌假模假样地做个淑女,但我不想,那不是我,我只想用那些积蓄,好好富养我最最亲爱的父亲和母亲。

[ 父母亲子教育培训 ]   18913820670

学徒·精彩推荐

学徒·培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