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德语教师孤独中求索

2018-05-04
    “终于找到组织了!”11月21日在上外附中举行的中学德语教学研讨会会场外,甘肃省兰州市外国语高中青年教师邓良芳拉着刚刚走下讲台的上外附中德语教研组组长王哲光激动地说。由于学生数和教师数都占极少数,中学小语种老师大多过着“孤独求索”的日子。因此,对与会的来自全国42所中学、职校的德语老师们来说,这样的同行交流实在难得。
    
一个老师撑起一个教研组
    
    如今,小语种教学已不再是少数外国语学校的专利。中学阶段开设德语课,在近三四年形成了一股不小的热潮。在上海就有9所学校先后开出德语课,除上外附中,大部分是近几年新加盟的。全国范围内,目前大约有四五十所高中和职业学校开设德语课。但由于学生数和教师数都占极少数,很多德语教师都是“孤军奋战”,缺乏系统的教研活动,更少有同行间的交流互动,这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中学德语教学的健康发展。
    
    据邓良芳老师介绍,他们学校在三年前开设德语课,当时只有一个老师,她是去年从西安外国语大学毕业应聘加入的,今年学校又新招两名德语教师,教研组平均年龄只有25岁。由于兰州外国语高中是甘肃省唯一一所外国语学校,开设德语课在全省范围内更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因此他们在教学中遇到问题只能自己内部解决,常常会有思路阻塞的情况发生。
    
    其实邓良芳他们的处境还不算太糟,不少学校德语教研组就一个老师撑着门面。“小语种老师大多过着这样‘孤独凄惨’的日子。”上外附中副校长赵均宁说,“而其中大部分人又都是刚刚踏上讲台,他们急需有针对性的专业培训。”
    
    上外附中从1963年建校起就开设德语课,在同行眼里是绝对的“老大哥”。赵均宁说,现在的课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有的学生信息占有量已远远超过老师,这就使得课堂教学的目标和手段都应作出调整。即使是他们学校这样的老牌教研组,也时常面临各种新的情况,需要老师们协同作战。这次他们作为东道主,很愿意为大家搭建一个信息沟通、资源共享的平台。
    
    上外附中德语教研组组长、上海市德语特级教师王哲光差不多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毫无保留地抖出“家底”,从教材的选择、教学方法的演变,讲到作业的布置、高考的应对,事无巨细,面面俱到。会后,各地的老师都围着他索要联系方式。对他们来说,这样的交流机会实在太难得了。
    
中学课堂无奈借用高校教材
    
    最让青年教师拿捏不准的是教材选择问题。由于中学阶段德语学生少,全国范围内也就六七百人,因此国内少有专门针对中学的德语教材。老师们在教学时大多是凭经验借用高校教材或引进教材,有的则是老师在国外进修时偶然撞见带回来的,大多并不适合中学教学。找不到合适的教材,一些学校教材使用很不稳定,处于经常更换的状态。
    
    学生在中学阶段接触德语,基本属于“二外”性质,因此,德语教学与英语教学在内容和方法上有较大差别。根据王哲光的经验,“1+1”的教材使用方式最适合中学德语教学,即一套国内教材加一套引进教材。他们学校使用的教材看上去都已经“老掉牙”了,其中一套是学校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自编教材,另一套年代更久远,是德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版的教材。两套教材的共同特点是,对话、课文都围绕学校生活,贴近中学生的理解能力。虽然是老教材,但教学效果好,他们也就一直没有弃用。德国教材中有一章节是介绍怎样做学生报的内容,也许现在的学生已不做报纸,开始做网站了,但内容其实还是大同小异的,今天的学生仍然很感兴趣。而他们此前曾用过北京大学的教材,学生的语言掌握并没有多大障碍,但教材涉及的话题过于成人化,如对宗教、家庭的认识等,中学生的思想还达不到这样的深度,影响了教学的开展。
    
    “中学德语教材不是最新就是最好,而是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王哲光告诫老师们,“教材使用的稳定性非常重要,一本教材最好能管10年、15年。”
[ 德语培训 ]

学途·精彩推荐

学途·培训新闻